你知道福建人造假鞋,但你不知他们造假烟有多努力

吸烟有害健康,文内含烟草信息,谢绝未成年访问。

•“太严格执法,零售户们赚不到钱把店关了,那真烟也卖不了了,烟草商业公司更完不成销售任务了……”

•有别于中烟公司所受的政策导向,云霄假烟以市场为导向。•二维码用于防伪验真是存在BUG的,只能验证真烟是真烟,但无法辨别假烟是假烟。•假烟可能是未来福建人继续造假的最后一个产业。

撰文:卷范儿——烟幕实验室

Peter教授是国内公关领域的权威专家,经常会为政府部门或央企进行PR的培训。同时他也是资深烟民。某次私人场合,Peter教授掏出一包很特别的烟请同伴品尝——烟盒上明晃晃的闪烁三个大字:大中华。当有人质疑这包烟的真假时,Peter教授颇为诧异:“不会吧,这是我讲课时某某党校的学员送给我的,说是内部特供……”

你知道福建人造假鞋,但你不知他们造假烟有多努力

Peter教授是个敏锐而严谨的人,思考深邃,善切事理……年轻时还曾有调查记者的工作经历,但很可惜,他所炫耀的内部特供,的确是一包假烟。何止Peter教授,即使是烟草从业者在见到一包“特别”的新烟时,往往也会先找品牌商方面的人士确认一下,尤其是卷烟新品频出的2016年。

最近一篇题为《我在“假鞋之都”莆田花4个晚上买了一双最NB的NB鞋》的文章又刷爆了朋友圈。你可能惊叹于福建莆田假鞋制造的套路,然而,在距离莆田300公里远的闽南云霄,那里承载了一个更为庞大的造假——假烟。

假烟是真个需求

“婚宴送礼用我家货的多了”

曾经的大众认知里,假烟仅仅是黑心的零售商贩们以次充好赚取高额利润的工具,但与假烟贩子的几轮沟通才了解到假烟的消费亦有“知假买假”和“愿打愿挨”的模式。

在百度图片里搜索“中华烟”,很快就可以看到印有QQ号的烟盒图片。卷幕实验室以买烟者的身份加了其中一个号码,很快就与这个叫“烟草专卖”的客服聊了起来。

烟幕实验室:看得出假么?

假烟贩:除非烟草局的来,不然根本分辨不出差别。

你知道福建人造假鞋,但你不知他们造假烟有多努力

该假烟贩子的顶级A货,3条起售,10条以上260元一条。面对我们微信打款无担保的质疑,不情愿的烟贩子又发来了与其他购买者的交易证明。从交易记录中看到,这家商行近日之内至少有3笔订单,“先款后货,全靠诚信,现在这个行业全部是这样操作”、 “许多KTV都是从我这里订货”、“婚宴送礼用我家货的多了”。

为了进一步了解假烟的情况,在业内朋友的指点下,卷幕实验室在北京二环边的一个临街烟店,买到了高仿的一条软中华和一条硬中华。因为是朋友介绍的,所以人家两条烟只收了360元。之后为了对比,又在一家超市买了正品的软中华和硬中华,分别售价为70元/包和47元/包。

在摄影棚下,真假中华竟成了真假美猴王的故事,没有如来佛的慧眼,普通人只看见两个大圣挥着两根金箍棒,孰真孰假无从辨别。

所有的假烟都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么?并不如此,品质上有A货、B货、C货的区别,类型上云霄系假烟分为4种。用以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这些客户即有直接的消费者也有分销商。

第一种是低仿烟。即假烟贩子常说的原厂烟丝,其初识原料为合成纸混合次等烟叶,经化学调香加工而成。烟叶是草本植物,优质烟丝为黄色,燃烧烟灰为草木灰,而假烟用料的成色发黑,是用硫磺熏黄的化学品,一烧,烟梗子全是树根味。

云霄县假烟基地,拥有一批有真制烟技术的工人,但绝不意味着这种低级冒牌的云霄烟和正经中烟公司造出来的商品,在品质上可以混为一谈。硫磺进入呼吸系统,100%有害。

第二种是嫁接烟。造假者对他们的嫁接烟信心满满,认为“可直接上架当真烟出售”。所谓的嫁接烟比低仿烟良心些,至少不使用有毒烟丝,而是以次充好,例如把牡丹的烟支嫁接在中华的过滤嘴上,冒充中华销售。这出狸猫换太子,使用的烟支全是单包5块以下的真烟,因为没有税收拦截,可实现巨额利润。

第三种是包装改良。造假者采购原装大重九,市场批发价大概是750-800元/条,拆成一根根,再装进自制铁盒,冒充品牌礼盒以3000块的高价售出。

第四种是自创。造假者研发正规烟草工业公司没有生产的商品。据估计,我们在市面上、网路上见到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烟,90%都是出自云霄的原创。

和莆田假鞋的微商分销模式类似:微信、微博、QQ等社交平台上有着众多的假烟及走私烟分销“微商”,超高差价的利益驱动他们以分销商的角色成为云霄假烟的客户。也有更奇妙的商业组合,一位正在实习的95后烟民就提到,可以在某琴行买到颇受年轻人喜欢的“麻万”。但这款号称含有大麻的万宝路,只是烟盒上有大麻叶图案的云霄自主研发产品,与大麻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需要更高价位来彰显省份的消费者,云霄中烟开发了“大中华”、铁盒大重九和各种特供烟;对于更注重卷烟口味的消费者,开发单支独立封膜的珍品中华;对于各种尝新及有消费升级的需求的消费者他们开发各种“走心”的创新产品。

假烟不仅有消费端的需求,对于烟草产业链,假烟同样发挥着微妙的再平衡作用。南方某市烟草从业者T先生告诉烟幕实验室,近一两年来原本负责打击假烟的烟草专卖也开始有所“保留”:“昨天刚查到700件(一件50条,烟幕实验室注)假烟,从潮州流过来的……烟草商业公司客户经理也有私心的,现在卖烟零售利润太低都不赚钱,零售户的数量在减少,实实在在能让他们多赚点,补贴一下的就三类东西——假烟、走私烟和有溢价的新烟。“太严格执法,零售户们赚不到钱把店关了,那真烟也卖不了了,烟草商业公司更完不成销售任务了……

你知道福建人造假鞋,但你不知他们造假烟有多努力

云霄假烟,从模仿到超越

有别于中烟公司所受的政策导向,云霄假烟以市场为导向

上文提到种种仿冒产品,还不足使得云霄假烟制造名震江湖。云霄假烟真正的竞争力,在于率先实现了独立新品研发能力。

“哪款假烟的设计最好?”,面对烟幕实验室的提问,中华烟最新款卷烟包装设计师立刻提到:“蓝色玉溪……美丽到没有警语。”

就在云南昆明市区,距离云南中烟(旗下拥有玉溪、云烟、红塔山等云产烟品牌)办公楼3公里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大堂的商品部里,卷幕实验室研也曾被这款蓝色玉溪打动并欣然买下。当烟幕实验室拿着这包烟向品牌方求证时,相关工作人员明确指这是假烟,同时也忍不住感慨:这却是是一包设计很漂亮的烟,而且在众多的玉溪系列产品相比,它更有血统承袭感。

浙江的牙医周大夫在长沙出差时,在一家四星酒店大堂的烟草柜台买到了假芙蓉王(软蓝),讽刺的是这包假软蓝竟然比真软蓝的包装更考究,“好像在网格内加了金线”。周大夫乘坐电梯时经路人提醒,才知道这家柜台销售的全是假烟……

但以上类型的假烟恰恰上是云霄系最聪明的地方。他们对市场风向的把握精准,有时竟能影响正规的烟草工业公司。比如,云霄产蓝牡丹,在市场走俏后,上海烟草集团也出品了真品蓝牡丹,真假烟的市场销量均很可观。两年前,细支烟浪潮袭来(可参见卷范儿文章《经济堕落之下,细支烟保全了东北人最后的颜面》),各烟草品牌纷纷推出了细支产品,行业还在观望作为领军品牌的中华是否也会跟进时,云霄已经紧锣密鼓地生产了细支中华(中华的中细支产品于本文发表前一个月刚刚上市)。虽然很难求证是否真烟的开发借鉴了云霄假烟的”创意“,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市场上先出现了假烟,后才是真烟。

你知道福建人造假鞋,但你不知他们造假烟有多努力

云霄假烟的创新远不止如此。他们还对商品进行人性化的处理,如中华珍品,一款彻头彻尾、中华烟从未有过该规格的假烟,居然考虑到了一包烟拆封后从第一支抽到最后一支有间隔差,不同的干湿环境对品吸有干扰,于是为每支烟都覆了保护膜。就职于烟草主要辅料供应商之一的行业资深烟草工程师L先生很“推荐”这款烟,他认为,“假烟的工艺或许比真烟差,但对市场的判断一定比真烟准。”L先生有着十几年的烟草新技术研发工作经验,尤其是新技术的应用领域,对于云霄假烟的”创新“,他一直在关注。

就连当今市场营销最难的课题之一——俘获年轻人,云霄假烟也有”案例“,比如兔斯基款“寂寞牌香烟”,据说这包假烟在大学生群体间很受欢迎。反观某烟草大品牌推出了以“8090”命名的新烟,“盒上写了个8090,就激发出认同感?其创意粗糙还不及已经成为经典失败营销案例的“90后李宁”。“拿着都嫌丢人”,一位90后说的很直白。

你知道福建人造假鞋,但你不知他们造假烟有多努力

某种意义上,假烟才是市场的风向标,因为真烟可以有专卖制度来支撑,而假烟,则必须由市场买单。某中烟公司的销区经理阿涛说,“我们有时候开玩笑,应该从云霄挖几个设计师来……”不仅是包装,对卷烟产品的价值定位的理解,云霄的假烟也颇有独到的见解,“我见过最牛X的假大重九烟是他们把真烟一根根拆出来,再装进自制的精美铁盒里,翻3倍的价钱卖掉……”

在交谈中,烟草工程师L先生一方面对云霞假烟”钦佩“的同时,对正规卷烟生产企业新品开发的则是怒其不争:“有别于中烟公司所受的政策导向,云霄烟以市场为导向。”凭借其敏锐的市场雷达,云霄的造假者更像是老练的捕手,追逐消费者的买点与猎奇心。

云霄的假烟,已经告别了小作坊式的造假,以一种类似现代烟草工业的模式,实现了对消费者的洞察和新品研发。“可以说这是一家游走于19家中烟公司之外的’第20家中烟’”,业内人士戏称的福建省漳州市云霄县香烟造假集团。

“但我更喜欢叫他云霄中烟”,L先生如是说。

云霄中烟,一个没有名分的烟草工业

将云霄假烟散落在各处的零碎信息和业内资深人士的”爆料“加以梳理,似乎可以构建出一个与其他中烟公司相类似的组织结构来。

根据特许与专卖商品研究中心副主任郭晓渔的介绍,“XX中烟工业公司”的概念开始于2003年的烟草产业组织结构改革,全国各省份卷烟总产量超过100万箱的才有资格成立中烟工业公司,统一管理本省卷烟生产。按照该行业最高管理机构——国家烟草专卖局2008年的相关规定,各中烟的组织结构由四大中心(技术研发、原料采购、生产制造、市场营销)构成。例如,玉溪是云南中烟的产品,利群是浙江中烟出品的,七匹狼香烟则是福建中烟的。

将云霄的假烟生产组织,冠之以“云霄中烟”,虽是戏谑之称,但也说明业内人士对云霄假烟生产高度专业化的评价。关于“云霄中烟”的真实组织运作,烟幕实验室并没有能拿到完整细节。但将云霄假烟散落在各处的零碎信息和业内资深人士的”爆料“加以梳理,似乎可以构建出一个与其他中烟公司相类似的组织结构来。

(以下组织架构纯属虚拟,只为方便读者理解云霄假烟运作机制而设)

“云霄中烟营销中心”

云霄的造假基地很隐秘,但他们的营销却曝晒在光天化日下。打开百度输入“云霄 烟”,能找到2,320,000个相关结果。首页几乎全是假烟销售网站,里面瞠目结舌地写着:云霄香烟就算烟草局或烟厂之人能鉴别的不过千分之一,很多政府机关干部都是我们的老客户。

比如,你很快就能搜到一家叫“云霄**香烟批发中心”的网站,该网站内容包括其公司介绍、产品介绍、联系方式、加盟方式,此外还醒目注明“稽查,国安,低等级小号添加等请自行绕道”的警示语。相对比之前曝光的某些政务门户用一张图片了事,倒是这个假烟网站显得如此“用心”。

你知道福建人造假鞋,但你不知他们造假烟有多努力

仍以“云霄烟”为搜索词,点开百度图片,你会看到满屏都是带电话的云霄烟销售下线。

你大概从未见过一个造假集团可以像云霄烟这样理直气壮,另外一家叫“云霄烟草”的网站,将所有假烟明码标价列出,分类明晰到甚至比许多烟草查询系统更细微。这家公然宣称“只做最好的高仿香烟”的网站,开出的名烟价格恐怕会令许多人从凳子上跳起来。市价700元的软中华在这里一条只卖160元,还滑稽地附上了真伪中华烟的鉴别方法。

你知道福建人造假鞋,但你不知他们造假烟有多努力

充斥在各种网络平台上的“云霄烟”的信息以及他们对互联网平台的广泛使用,已然展示出其“营销中心”体系化的实力。

“云霄中烟生产中心”

不仅如此,先进的物流以及物流与生产的配合也让人意外。烟草产业内部多年以来一直追求的“按订单组织生产”的现代工业模式,在“云霄中烟”早已实现。

福建知情人士介绍过一个近期的案例,四川某地订购了10箱(250条为一箱,烟幕实验室注)芙蓉王,造假者从接到订单便开始操作,先准备好所需原料,开一辆8轮大货车,出了云霄县便一边赶路一边造假,到了目的地直接交货。这辆制假车不是一匹孤狼,有车队掩护,先导车发现前方有执法检查,后面的造假车便停下,等稽查者撤了再通过。流动性极强。

“云霄中烟是具备技术实力的。”相对与其他制假区域,“云霄货”就是这个行当内的金字招牌。

云霄卷烟厂在历史上真实存在,1952年合法创厂,曾列入福建三家计划内烟厂之一,1990年评为中国500家最大工业企业。云霄卷烟厂生产的云福牌香烟,是福建有史以来最高档次的烤烟型产品。

九五期间,国家烟草专卖局要求关停小烟厂,云霄卷烟厂就是这批被关停的小烟厂中的一员,大批有技术的工人就此失业。

这批有技术的工人成了云霄县造假技术实力的源头。

多年前,1.0版本的云霄制假模式已然是个“奇迹”:云霄的地下作坊藏在灶台下、抽水马桶下,有些洞中洞使用了液压技术,整面墙壁都能移开,甚至可以遥控。一个约30平米的房间,地面竟然可以整体升降,宛如演唱会上的升降舞台。

“云霄中烟技术中心”

正如前文提到的各种云霄中烟紧贴消费者需求的产品研发能力,已经彰显出云霄中烟企业化的“技术中心”的研发能力;不仅如此,他们的全国化运作更彰显出先进的现代企业管理模式。

在不断的打假和反打假中,“云霄中烟”像耐药性的病毒一样不断迭代和升级出2.0版本。当问及云霄县制假的现状时,福建某市烟草从业者M科长说:“云霄的制假模式已经升级了,如今云霄造假的主流是技术输出。当地虽然仍保留一些假烟生产点,甚至在一轮轮的打假有波动性的减少,但拥有技术实力的人员开始“派往”河南、广东、江苏甚至东北等地,指导当地的假烟生产点,并对假烟出品进行品质监理和管控。

“云霄中烟”和“云霄货”的概念,已然不再是一个地理标签,在新的“技术输出”的模式下,云霄造假打破省际地域限制,实现了全国生产点的布局,成为了一个“出品”标签。

有了营销、技术和生产模式,不代表一个卷烟制假机构就可以模式化持续化运转。原料和机器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云霄中烟采购中心”

中国烟草,从内至外每一个零部件都烙上了“专卖”的印记,从农田里的烟叶,就已经是专卖商品。烟叶由当地烟草公司从烟农处收购,全国总量计划定量,层层分配,每个烟区的烟草公司每年的烟叶收购量有明确计划指标。烟农谁家种植了多少亩烟田、今年种植了多少量,基本上按计划来运作。

但这也是基本,基本之外是人为操作。烟叶毕竟是农产品,无法精确到每亩地里长了多少片叶子。专卖体系下留给烟农的利益到又仅比种植其他农作物高一点点,油水流不到自己身上的烟农也会想办法把超出定额的烟叶留在自己手里。烟草公司师L先生曾亲眼见过假烟贩去烟田收货,他们买的是42个烟叶等级后的第43个级外烟,即中烟公司不收的次等烟叶。“最贵的40多块一公斤,便宜的就几块钱,次等烟叶不值钱。”

福建并不是中国烟叶原料的主产区,省内烟叶产量极少,一年才200多万担,远不如云南一个市的产量(曲靖年产量500万担)。云霄烟的烟叶很大一部分来自云南、河南的烟农。

另外,制丝线(烟丝制造流水线)比较庞大,不易隐蔽;制假用的原料也有境外成品烟丝。九五期间华中地区某烟厂的厂长因贪污被揭外逃,跑到东南亚开设正规烟厂,在境外合法注册国内知名品牌;据了解,印尼等东南亚地区这类型的华人开办的烟厂并非孤例。烟叶在境外的交易价格远低于国内,成品烟丝亦然。在境外合法销售的烟丝,再通过非法海运渠道进入三面环山一面环海的云霄县。也可以说,“云霄中烟”的原料是变相的实现了”全球化采购“。

虽然如此,知情人士还是反复强调,假烟的烟丝品质有极高的危害性,主要还是烟丝劣质,硫磺熏蒸以及存在安全隐患的化学调香添加剂。

在机器设备领域,云霄中烟亦有着丰厚的历史传承。

云霄卷烟厂关停时,已有小部分机器流出。云霄县云陵镇下坂村是制假重头,在烟厂蒸蒸日上时,市面已有手工卷制的假烟出售。1992年,下坂村几户农民买回一台“新中华”卷烟机,开始生产假冒名牌香烟,云霄从此开启了机械化、规模化的假烟制造工业。

据福建一位烟草专卖稽查人员透露,举报最新型的烟机,烟草专卖局可奖励举报人查获制烟机器价值的20%-25%。稽查人员眼中的重点也是云霄制造领域的重点——新型设备。如前文提到的假细支中华烟,其制造需要专门的细支设备,假细支中华出现在市场上时,也正是许多正规中烟公司纷纷购建细支烟流水线的时期。云霄中烟对新设备的布局节奏完全不输正规烟企。

“国内的烟草生产商拥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卷烟设备,大多是德国等欧洲大的烟机制造商的技术。但境外的烟机厂并非这些主流大企业,东南亚也有小的烟机厂提供不同档次的机器设备;还有境外的二手烟机都有可能通过走私进入中国境内。”澳门某烟草生产商的CEO李先生清晰的讲出了烟机设备的“可行性”采购方式。

制烟设备中最核心的设备是制丝线和卷接包(烟支卷制、接装滤嘴、包装)流水线,切丝困扰解决了,又有了卷烟机,包的工艺就不是困扰云霄人的首要难题,因为他们的包烟技术主要靠人工解决,云霄本地早有民间卷土烟的历史。下坂村发生过下到学龄儿童上到耄耋老人全民包烟的社会现象。“到赶工期,当地学校会提早放学,让学生回家包烟。” 一位云霄人自述。

假烟的产量黑洞

如果只卖真烟会活的很艰难,所以有些烟酒店会混着卖一些假烟;或者烟是真的,酒是假的

在生产规模上,云霄虽为县级,但其假烟产能庞大输出惊人。业内曾有说法,是否被“云霄中烟”冒牌仿制过,也是一款烟是否畅销的衡量标准。1997年制假鼎盛之时,云霄全县年产假烟250万条以上,其中80%假冒云南烟,巨量的假烟流入市场。

目前,市场上真实的假烟究竟占据了怎样的份额呢?烟幕实验室多方打听,并无统一说法。

于是我们做了一个小样本的调查,在北京东直门的地铁口前,随机拦访了20个吸烟者,其中有9人曾买到过假烟(另有2人甚至不知道自己买没买过假烟),维权的只有4个,成功的仅有1个,16人表示在“商店有烟草局特批的“直营店”或营业执照等证件背书会不会增强信任感?”这一栏选择“不会”。

“经营太难了”,一位北京烟酒店老板向烟幕实验室“诉苦”,“现在卖烟真不赚钱,真实毛利率也就5%左右,你算算卖一包中南海能赚多少钱。加上北京房租不断上涨,如果只卖真烟会活的很艰难,所以有些烟酒店会混着卖一些假烟,或者烟是真的,酒是假的。”这位烟酒店老板是北京本地人,由于商铺是自己的,过滤了租金上涨压力,所以暂时还是正利润。“但要是算上自己的工资,那就说不好了”。

按照国家烟草专卖局2017年工作会议的报告中提到的:2016年中“查获烟丝烟叶1.37万吨、假烟17.87万件、走私烟11.28万件”的表述,以及近年来我国卷烟市场的净化率一直保持在96%以上的数据资料,再结合2016年全国卷烟销量为4701.4万箱,可以形而上的估算近年来非法卷烟的总量在200万箱左右,其中假烟的具体份额尚难以准确估算,但其成规模的事实却是可以多角度洞察的。

假烟,造就了印刷业的繁荣

防伪技术会占据一个卷烟包装综合成本的1/3强

究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是“魔高一尺,道高一尺”?

屡打不灭,起落沉浮的卷烟制假产业在自身发展、迭代、进化的过程中,亦助力着另外一个产业的发展——卷烟包装印刷产业。

▲最新的“360度的数码喷印”技术在卷烟包装打样产品上的呈现效果

在中国印刷企业前100位的排名中,以两类客户的印刷供应商为主,一类是烟草的包装印刷服务商,另一类是苹果和三星电子产品包装印刷的供应商。作为苹果在中国最大的包装供应商也是2016年印刷商业排名第一的深圳裕包装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开拓烟草客户的N先生说,印刷卷烟包装的利润比电子产品高很多,虽然有苹果、三星这样的客户,我们仍然需要积极的拓展烟草包装业务。

“裕同科技”年报显示:2014年,2015年及2016年中期(6月30日)其主营业务构成中最大份额为“消费类电子”,分别以32.0亿、35.5亿、17.1亿占据46.61%,45.28%,45.79%的比例,而烟酒包装类则分别以2.04亿、3.52亿、1.53亿占据2.96%,4.52%,4.10%的比例。财报相关信息还显示:“……公司主要产品彩盒毛利率维持在 35%左右,纸箱毛利率维持在 20%左右,处于较高水平。”

对比劲嘉股份,其2015年年报显示其主营业务构造中“烟标”一项以23.91亿占据其收入比例的87.9%,且毛利润为45.16%,是劲嘉股份各项主营业务中最高的。

包装上的最高防伪技术是人民币,7-10种技术运用在一张钞票上,其次就是卷烟。

卷烟包装对于印刷企业来说,是个规模和利润都有巨大空间的业务;而防伪技术会占据一个卷烟包装综合成本的1/3强。

国内烟包印刷第一企业劲嘉股份前生产技术副总曾先生向烟幕实验室介绍,所有的防伪都是围绕着如何提高造假者的“造假成本”门槛而设置的,烟草品牌投入成本越高,防伪水准越高。

目前中国的卷烟防伪技术分为三部分:物理性防伪、工艺技术防伪、信息性防伪,中烟公司带着自己的新品计划去逛印刷厂,你选择几项内容,一包烟上就出现几种防伪工艺。这种模式形象点理解就是食堂打菜,一份茄子3块,一份土豆2块,一份红烧肉8块,有的产品选择了3+2的组合,有的选择2+8,有的选择全套餐,即多项技术叠加而成的综合性防伪。

信息化防伪技术,就是我们在烟盒上看到的二维码,是目前“当红”的卷烟防伪验真新技术,国内各大烟草制造商都在投入预算开展这一项目。这项防伪技术的逻辑是:每包烟盒上都有一个唯一属性的二维码,消费者通过手机扫描该二维码进入一个页面,再填入内盒内一串验证码,以做到防伪验真。

从2015年开始,烟草行业便大规模在烟包上使用二维码技术进行防伪。目前有二维码的烟包,据推测不低于75亿包,且还在增加,这给印刷企业带来的新收入,也不低于10亿元。

二维码真的可以解决卷烟防伪的问题吗?在莆田假鞋的相关报道中,亦有提到莆田假鞋不仅在高仿鞋的产品本身,还能够提供与鞋配套的假冒二维码防伪查询系统,甚至物流信息。

如果用于鞋的二维码防伪体系可以被假鞋制造者“攻破”,那用于卷烟防伪的二维码体系会否面临同样的漏洞?浙江甲骨文超级码股份有限公司的执行总裁岳晓兰给出了专业的解读:二维码用于防伪验真是存在BUG的,只能验证真烟是真烟,但无法辨别假烟是假烟。

烟幕实验室进一步向相关技术人员了解,二维码的缺陷在于其开放性,谁都可以做二维码,而包括微信在内的扫码工具并不能精准辨别二维码背后的网站是否有问题。那么,“云霄中烟”的造假者,如果仿照真烟的模式自己生成二维码并制作一个看起来和真烟扫码网页看起来一样假网页来对应自己的假二维码,这样消费者扫到假烟的假码,进入假的网页,弹出“这是真烟”的验证信息。而整个过程,普通烟民根本无从察觉。

莆田假鞋的案例已经说明,这样的二维码造假模式,其开发成本和技术难度并不高。

“比假烟没有被验证出来还可怕的是,由于现在烟草品牌商为了引导消费者养成扫二维码验真的习惯,在扫码页面里增加了抽奖福利环节;这一点如果被假烟制作者利用,有可能形成新的诈骗模式。”郭晓渔在给烟草品牌做风险咨询时,曾多次提到这方面的担忧。而去年轰动全国的山东准大学生徐玉玉被骗猝死案,行骗者主要来自被誉为“电信诈骗之乡”的福建安溪,而云霄距离安溪不过2个半小时车程。(详见腾讯财经:揭秘福建“诈骗之乡”:整村行骗 骗不到钱为耻)

你知道福建人造假鞋,但你不知他们造假烟有多努力

卷烟可能是未来福建人继续造假的最后一个产业

“云霄中烟”的制假模式确实已经进化成为更加隐蔽的地下模式,其“隐蔽化”程度甚至趋近于制毒业,这就使得卷烟的打假难度不断升级。

当我们试着以消费者的身份与假烟贩子进行网络沟通的时,他们总是强调自己的产品是“云霄货”,而不是“广东货”或者“河南货”,细思之下不难发现一个端倪——云霄是福建的一个县,而与其类比的广东、河南则是省份。

同样,莆田系医院、莆田假鞋、沙县小吃……都在模糊者省份而明确者更聚焦的地域标签。为什么又是在福建,为什么是福建的云霄成为中国假烟的“金字招牌”并系统化、产业化、持续化的成长为一个特殊的生态?

福建,从历史沿袭和地理位置都有着特殊性。八闽之地,三面环山一面靠海,地理属性天然形成与内地的山脉分离以及海路的境外交流。

“福建是冒险者的王国”,文化研究者资深媒体人刘晓明认为,对于大陆冒险者来说,近代冒险乐园是上海,而对于更大版图上的冒险者来说,则是海上。

重商,是福建人的特征。历史上安史之乱后,陆上丝绸之路逐渐转移到从福建泉州出海到海上丝绸之路就已经开始了福建商业文明的熏陶。

冒险,有着区别与中国大陆农业文明对土地依恋所不同的海洋性格。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貌使得内陆地区大面积的农耕模式并不适用于福建;历代内陆移民以及历史上波斯人和伊斯兰人的融入,都增强了福建人敢于犯险和向外拓展的人格特质。

强悍,云霄的生产基地隐匿在闽南错综复杂的山丘间,年年打假打得像地道战(只不过这次挖洞的是造假者),稽查人员挖洞刨坑才能发现这座庞大的地下工厂的入口。传闻外地牌照的车刚过云霄收费站就会被盯梢,在暴利驱动下,整个县城展现出惊骇的团结。云霄当地有着深厚的宗族文化,很多村子都是一个姓氏,庞大的宗旨势力也会浸入不同的相关机构,这正是其“团结”的因素之一。

逐利是冒险者最基本的品格。加勒比的海盗,早期荷兰的海上马车夫,他们的逐利基因都如此,甚至从席卷全球的动漫《海贼王》中也能看出端倪。福建人素有东方吉普赛之称。

追溯到明朝,福建人就有以“通番贩货”的非法形式平衡逐利天性,一直有着险中求生的地理文化因素。法的概念被逐利超越有这样历史的承袭。

随着违法成本越来越高,云霄人并非直接放弃假烟,而是变成转变模式,升级迭代为“技术输出”,像福建最富盛名的沙县小吃一样,游走在全国各地传授配方加盟教学。大象无形的把“云霄中烟”这样一个堪称堪称规模化的企业布局于全国。

把“云霄中烟”模式与莆田假鞋,甚至整个福建产业特征进行对比。能够理出一条思路:卷烟可能是未来福建人继续造假的最后一个产业。

福建人擅长的制假领域的产业,多聚焦于并无科技含量的传统制造业,其制假之路并不会出现向深圳的电子产品产业出现的从山寨之都向硬件之都的转变。莆田假鞋的制假驱动力来源品牌的溢价空间足够,但在未来的发展中基于经济大环境的发展,劳动力成本的提升,以及消费升级带来的消费者不再一味追求大牌而转向更有个性的小众品牌的趋势,都会带来传统产业的制假利润和仿冒产品市场需求的下滑。

而烟草产业制假的驱动力来源于专卖制度保护下的高额利税所带来的高额利差,一包卷烟的零售价格中大约65%用于缴税。不必缴税是假烟各环节收益的来源,而并非其成本比真烟更低,这也是云霄假烟模式中会出现打山洞等基建项目投入的原因,利润足够支撑。

另外,“云霄中烟”的制假模式确实已经进化成为更加隐蔽的地下模式,其“隐蔽化”程度甚至趋近于制毒业,这就使得卷烟的打假难度不断升级。

更为根本的,不容忽视的消费者以及零售商对假烟的“真需求”在未来较长的时期内将仍然存在,并持续保持对这样一个产业的需求拉动。因此,即便是“云霄中烟”不存在,那么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会有另外一个造假者顶上。

假烟,可能是福建人能做的最后一个假货;但云霄,注定不是最后一个做假烟的。

后记

必须要承认,鉴于假烟的隐蔽性以及烟幕实验室的调查能力,文中的描述可能有与真实情况不相符之处,在此恳请各位读者批评指出。

此时,丁酉鸡年春节前夕,正是大家返乡之际。一个家乡的名称,成为了中国假烟出品的品牌,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而这背后所反映的中国烟草产业问题、福建经济问题乃至于国人面子消费问题,也不应只是云霄人需要深思的。

最后提醒,本文对假烟的产业分析,仅是为了经济和文化研究。任何制假售假都是违法行为,请勿效仿。

*文献参考:

[1]云南巴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从假烟里寻找真的市场需求》

[2]苏文菁《闽、海西、闽文化》

[3]腾讯新闻:部分政府网站被网友诟病:有的首页就是一张图

[4]腾讯财经:揭秘福建电信”诈骗之乡”:整村行骗 以骗不到钱为耻